《越活越糊涂·‘藏’‘露’不由人》(二)

二十岁时好像什么都懂了,三十岁时发现还很不懂,四十岁后忽然发现,什么也不懂了。

                                                   ——题记


    我惶惶然请教大师:拙,到底要不要藏呢?


    大师答曰:是人就有拙,或补,或藏,因人而异,因地制宜;“拙”可以补,但是补是补不完的,所以要混个人模人样的,藏而不露是必修的功课。所谓“藏露寸心知,进退两由之”—这是大智慧,智者与笨伯的差别就在这里。


    我如糨糊灌顶,迷迷糊糊又似有所悟,怯怯答道:您是说“有拙藏得住,不拙;有拙藏不住,真拙。是吗?”


    大师嘻嘻,未置可否。见我惶惑可怜,徐徐吟道:


    “拙”需不需要藏,藏住藏不住,也是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 


    若你是非常之人,是名人甚或伟人,你“拙”的待遇也跟你人的待遇一样了。若你是尊贵之人,其“拙”自然有芸芸众人为你遮掩,为尊者讳是也;你是尊贵之人,还可以大大方方地自示其拙、自揭其短,以示谦虚者、以显幽默。当然,你的“拙”也可能被众人放大渲染,或出于曝光攻击之目的;或出于崇拜夸赞之需要······不一而足。你是贵人嘛,尊贵处无需自己表白,自有追随者给你吹得天花乱坠;至于你的小缺点小毛病,甚至不大不小的拙蠢之处,也无需担心,非但不需要藏藏掖掖,相反还会有人对此加以渲染,甚至无限放大,这非但无损于你的光辉形象,反而可以增加你的光彩。


    何哉?盖因这世上事根本没有对错之分。缺点有时就是优点,优点有时就是缺点。其实,常人的缺点才是缺点,非常人的缺点不是缺点而是特点,至于名人的毛病嘛,也不是毛病,那叫个性。


    如此,拙,何以要“藏”呢?藏露又有何分别呢?

《越活越糊涂·‘藏’‘露’不由人》(一)

 


     二十岁时好像什么都懂了,三十岁时发现还很不懂,四十岁后忽然发现,什么也不懂了。


                       ——题记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毛头小伙子,刚参加工作,傻乎乎的(日后也无大长进),做事一根筋,说话直股笼统,自然就惹了不少烦恼也落下不少笑柄。一位仁兄谆谆指教道:太直会吃亏;学会藏拙,别太露。此兄含蓄慈祥,修炼得八面玲珑,人见人爱。让幼稚的我五体投地,于是见贤思齐,亦步亦趋地学习之模仿之,无奈东施效颦,破绽百出,“拙”不但没有藏住,而且越露越多,越弄给人的感觉越假,以致“瑜不掩瑕”,一无是处了。

    后来呢,干脆自我放弃,依性而行,时至今日,不但毫无长进,而且更加一无是处,言行愈加不合时宜,多有乖悖,难免尴尬碰壁,一不小心搞得灰头土脸的,好像是越活越倒缩,叫人沮丧万分。妻在教夫无方的无数次失败之后,也彻底丧失了改造我的雄心壮志了。儿子倒是乖巧,每到我挨了批评,总是热情的宽慰我,有时乘着我的兴头,还适时拍几句马屁,明知是假,我仍有几分陶醉。有一次,儿子在电话中跟他的小哥们说笑,不知对方说的啥,儿子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俺爸缺心眼儿!”我当时晕倒,恨不得以头抢地尔!

    痛定思痛:“拙”,只有补;藏是藏不住的。人有狐狸聪明吗?狐狸连自己的尾巴都藏不住,人能够把自己的缺点错误藏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