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理想课堂与教师专业发展名师论坛

进乡村  点燃激情  播种理想  成就教师

 语文理想课堂与教师专业发展名师论坛” 

 

    “走进乡村,点燃激情,播种理想,成就教师。新教育中国行走进乡村学校公益培训暨语文理想课堂与教师专业发展名师论坛1129日至30日在安徽省太和县第八中学圆满举行。新教育实验研究院网络部负责人、江苏省名师刘恩樵,阜阳市教科所所长、特级教师蒋曙光,太和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陈玉健,党组成员、副局长韩效萍,阜阳市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会长、阜阳市第三中学副校长赵文汉,阜阳市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市教育局教研室中学语文教研员沈松怀等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会议由全国中语会教学艺术专题组副组长、安徽省中语会常务理事、太和县教研室副主任葛维春主持,来自本市九县市区的语文教研员和教师代表670余人参加了会议。

 

    

    刘恩樵老师在发言中介绍说,新教育走进乡村学校公益活动是由教育专家朱永新发起、新教育基金会资助的免费培训项目,培训对象主要是中西部省份的乡村中小学的一线教师;培训宗旨是汇聚一线优秀教师的智慧带动乡村一线教师的发展,引领广大教师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此次论坛是新教育中国行走进皖西北的第一站。他说,太和和阜阳的许多学校都在进行高效课堂实验,对新教育发展的内涵进行了有效的探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农村学校涌现出了大批性格鲜明、理念先进的优秀教师。此次论坛无疑是一次新教育实验教师与阜阳本地优秀教师之间的教艺切磋的群英会。

 

    

    陈玉健局长在讲话中指出,理想课堂和教师专业发展是一篇大文章。太和县教育局正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绘制皖西北教育强县的蓝图,正在实施名校、名师、名校长工程,正在以高效课堂为突破口推进城乡课程改革,正在以教育均衡发展为依托实施升学大县向素质教育强县的历史性跨越。这次新教育走进乡村学校公益培训,必将大大促进安徽省太和县广大语文教师教育理念的转变和教学水平的提高,对于整体提高本县师资水平和教育水平,将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

 

    蒋曙光所长对太和县近年来教育发展的成绩以及语文教研成果给予充分肯定,对本次活动给予高度评价。他说,太和县在推进语文课程改革、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涌现出了一大批省市名师、教坛新星、学科带头人和骨干教师,太和语文名师、名校长群体已经成为阜阳市乃至省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优秀群体。太和八中等课改学校正在迅速崛起,有望成为继胡总中心校之后又一批省内课改名校。语文是百科之母,语文教研活动的开展对其他学科具有示范作用。此次语文论坛的成功举办不仅会有力地提升全市中学语文的教研水平、增进安徽与江浙语文教研的深度交流,也将为全市各学科教研工作思路创新提供有益的借鉴。

  阜阳市中语会会长、阜阳三中副校长、特级教师赵文汉在作论坛报告

 


   
安徽省优质课大赛优胜者、阜阳市优质课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太和县阮桥中心校冷兴龙在上展示课

           


                       
江苏省名师、盐城市某区语文教研员徐金国先生在上示范课

 


                
全国教学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太和县李兴中心校范磊在上课

 



           
太和县优质课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太和八中优秀骨干教师李小霞在上展示课

 

 

    为期两天的论坛会议采取同课异构、专家讲座、学术沙龙、论辩研讨、现场互动等多种方式,就语文理想课堂、教师专业发展和名师成长路径等问题进行了热烈地研讨,来自江、浙、皖三省的16位专家名师同台献艺,共同演绎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教研盛宴。

 


    
由安徽省太和县及阜阳本地一线教师与江浙名师同课异构8节公开课,由新教育专家和阜阳本地名师分别做了8场专题报告。

                 江苏省特级教师、通州市名师丁卫军在上课

 


         
安徽省优质课大赛二等奖获得者、阜阳市学科带头人、阜阳市十五中胡玲在上课

   

     30日下午召开了安徽省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中学语文教师专业发展与名师成长研究专题会议,与会专家名师和课题组成员进行了热烈而富有成果的研讨与交流。

  


                   
葛维春老师在做教师专业发展课题报告   

       为提高此次培训的实效,组委会采取赠书的办法,鼓励和引导与会教师消化会议内容,撰写学习心得。本次论坛是在市、县教育局和教研室主要领导直接关照下举办的,所有与会专家名师完全以义务免费、无偿服务的方式参与,会议不收会务费。

    太和八中承担了主要会务工作并为全体与会教师免费提供午餐,为提高会议质量还添置了录像转播等先进设备,王安康校长亲自带领班子成员为大会服务,语文组全体教师全天候担任会议志愿者,热情周到的服务得到与会专家教师和媒体记者的一致好评。

 

  太和县肖口镇王永廷老师形容这次活动为乡村教师的一次盛宴同课异构构出了精彩,论坛报告鼓舞了人心,交流互动传递了友谊。阜阳市颍泉区第十九中学张成伟深有感触地说:新教育名师不远千里、不顾严寒、风尘仆仆地来到太和,与阜阳本地名师一起无偿地为一线教师做培训,他们的奉献精神和对教育的炽爱之情,让我深感温暖、备受感动,此次活动点燃了我们的工作热情和专业发展的希望之火。

 

    人民网、语言文字报、语文出版社的记者现场报道了大会盛况,新华网、腾讯网等几十家主流媒体转播了此次会议的有关信息。

人民网、新华网报道太和语文教研

    人民网北京11月29日电   新教育中国行“走进乡村学校”公益培训走进安徽太和县第八中学,来自江浙皖的16位名师同台献艺,以
“语文理想课堂与教师专业发展”为主题,针对语文理想高效课堂、教师专业发展等问题进行同课异构和讲座论谈。

    新教育“走进乡村学校”公益活动是由教育专家朱永新发起,新教育基金会资助的培训项目。项目培训对象主要是中西部省份的乡村中小学的一线教师。

    据悉,皖西北太和县近年来在语文课程改革方面进行的高效阅读与高效课堂的实验研究中,涌现出了葛维春、范磊等一大批在省内外颇有影响的教研员和优秀教师,4人获得全国教学大赛一等奖,多位老师应邀到兄弟省市乃至台湾进行学术交流或执教观摩课。此次活动是江浙皖三省中学语文教学交流的一个缩影。

    据新教育专家团领队刘恩樵老师介绍,太和与阜阳的许多学校都在进行“高效课堂”的实验,对新教育发展的内涵进行了有效的探索。

太和县教育局局长陈玉健表示,太和县教育局大力实施“名校、名师、名校长”工程,强化教师的专业化成长,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这次,通过新教育中国行“走进乡村学校”公益培训,必将大大促进本县教师教育理念的转变和教学水平的提高,对于整体提高本县师资水平和教育水平,将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阜阳市教科所所长蒋曙光说,此次活动不仅增进了安徽与江浙语文教研的深度交流,也为创新教研工作思路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真教师,要有点宗教般的情怀 葛维春

 


真教师,要有点宗教般的情怀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是陶行知先生毕生的教育追求,也是他能够成为一位真性情、大境界教育家的秘诀之一。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这句经典的陶氏格言,既是行知先生的人生理念,也是对真教师人格的最纯粹、最彻底、最完美的阐释。陶先生就是凭着这种无私的精神境界和无我的宗教情怀,执着地追求着毕生的教育理想,也成就了他“万世师表”的伟大人格。


    教育是一项崇高的事业,教师却是一个平凡的职业。如若没有“捧心向之”的奉献精神,就很难保持持久的工作热情;没有一点“求真致知”的科学精神,就很难胜任教师的工作;没有陶先生这种宗教般执着的情怀,就很难成为一位真教师、大教师。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不想粉饰现实,也不回避教育的困境与教师的尴尬。但是我更愿意看到,广大教师,能够少一些抱怨,多一些实干,回归人性的本真,安安静静地、踏踏实实地,做教师应该做的事情。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数以千万的教师,都能在自己的平凡的岗位上天天坚持,教育就会健康地发展,学生就能够健康地成长,教育的变革就会悄悄发生,而且必将取得最后的成功。


少抱怨,多思考;少批判,多建设——在自己的教案上、在书写的黑板上、在每日的课堂上、在与学生的言谈举止中悄悄地进行着“微革命”。这才是一个普通教师行走的日常姿态。顾明远先生倡导从细微处做教育,温如敏先生也说能做多少做多少,做一点是一点。


教育是千秋大业,积水成渊,不弃涓涓细流,教师就在做着滴水穿石的工作;教育是生态农业,春华秋实,需要深耕细作,教师就是那辛勤的农夫,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教育是琢璞成玉的工程,需要大刀阔斧,更需要精雕细刻,教师就是那无比耐心的微雕师傅,细致入微,日日琢磨;教育是生命的发现、点燃和成全,需要大地般的承载与包容、需要阳光般的温暖和爱心,需要解人之困、成人之美的慈悲情怀。真教师甘愿做那长年不断的水滴、田野里写诗的农夫、点石成金的匠人;真教师是照澈学生心灵的一缕阳光,是点亮生命旅程的一粒火种,是莘莘学子终生不忘的亲人;真教师是照亮别人也照亮自己、普度众生也超度自己、成全学生也成全自己的普通人。


这是一个功利浮躁的商业社会,要寻找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净土去办教育已无可能。作为社会中人,教师也难免俗,而且教师还是相对弱势的群体。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教师作为生命的个体,如何栖息是个问题。


中国社会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转型期。新旧交替,各种问题和矛盾喷涌、交织在一起,使生活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压力、危机与纠结。竞争的压力、生存的危机、能力的恐慌已经波及到了包括农民在内的整个社会,教育作为改变现状的特种行业便无可选择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教师的品行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如何应对危机改变现状?全社会都寄希望于教育,民族的希望、个人的希望、子女的希望、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教育身上,寄托在学校身上,寄托在教师身上,为此教育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社会责任,教师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社会期许。所谓想越多失望也越多,教育、学校和教师不断遭遇挑剔、抱怨、指责、批评和非议也就在所难免,一件小小的负性事件,学校和教师立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教育一直在改革,学校一直在发展,教师也一直在努力,但是好像永远也不能使“人民”满意,整个社会牢骚满腹,抱怨成堆。到处都是批评、指责和非议,批评教师,批评学校,批评教育,挖苦领导,指责政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怎样才行呢?反问这些抱怨、批评、指责的人,他们也会无言以对。你批评社会不好,你有什么好办法把社会变得更好?总书记一定会给你颁国家进步特别贡献奖;你批评学校和教师还在搞应试教育,你有什么好办法把中国教育推进到素质教育阶段?总理一定给你颁发教育改革特殊贡献颁奖。批评家们真有没有比政府、比学校、比教师更高明的办法吗?他们也没有。整天一副自以为是、愤世嫉俗的样子,嗷嗷叫地批评这,指责那,纯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用的!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与其牢骚埋怨,不如多多体谅老师,多多理解学校,多多支持教育,出钱出力哪怕说句好话都行。对教育批评的多,建议的少;批判的多,建设的少,这种消极而不公正的思想倾向必须加以改变。当然就教育本身而言,面对社会的批评与指责也要冷静反思:我们是否尽了教书育人的责任?做教育我们是否做到了“捧着一颗心来”?讲待遇是否做到了“不到半根草去”?在名利面前是否做到了“风雨不动安如山”?教育工作者是社会“精神高地的领跑者”还是“滚滚红尘的一分子”?


是的,人不可能生活在真空中,要求教师去做清心寡欲的教徒或者专门利人的圣人也不可能。但是教育毕竟是一项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事业,从事这项事业的教师也必须是具有理想主义的精神特质,否则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教师、大教师。办真教育、办大教育,必须具有高远的理想和乌托邦的精神,这是毫无疑义的。像一般人一样的生活,就不可能成为不一般的人。


    “太阳照耀着我们,而它正在火海中逃亡,我们都是隔岸观火的人”。面对当下的种种社会不良现状,我们难免黯然神伤。我们是平凡的教师,做不了普照万物的太阳,但是我们就宁愿做见死不救的隔岸观火者吗?教师是知识分子中的一个特殊群体,肩负济世兴国、传承文明的崇高使命,没有舍我其谁的精神境界就很难完成这个使命。这是一个嘲笑崇高、世俗为乐的时代。谈“使命”、“尊严”与“境界”会显得矫情,难免九斤老太的遭遇。但我还是要说,做教师就要做真教师,做直面现实的勇者,做破解矛盾的行者,做敢于负责的担当者!“责任”与“担当”,是教育事业的“最关键词”。有此,教育事业才有做好的保证。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一不得不崇高、不得不奉献的职业,就要乐天知命,无怨无悔,敬业乐业,这才无愧于师德,无愧于良心。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满腔热情地做好自己每天的工作。


    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说“时到时担当”。这是他对众生解脱的劝慰。他主张乐观、顺其自然,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可怕的。他认为真正的“担当”,很多时候是不自知的。担当,不是强求;淡定,不是逃避;奉献,不等于牺牲。


教育是良心事业,关乎人心、人生和人类。没有“担当”,就无法胜任使命;没有“淡定”,就不能战胜诱惑;没有“奉献”,就不能倾注全部的爱心与智慧,在成全学生生命的同时圆满自己。


孔子、释迦摩尼、陶行知和苏格拉底,历代大师们虔诚敬业的人生经历一再证明,从事任何事业,要有大成,就必须具有一种宗教般的虔诚与笃定。


课程改革,不亚于一次万里长征,也无异于一次西天取经。没有踏平坎坷成大道”的理想信念,没有“斗罢艰险 又出发”的勇气与智慧,是很难取得成功的。在课改的潮流中,教师做何角色?战天斗地的孙悟空?意志动摇的猪悟能?心静如水的沙悟净?还是做百折不回的玄奘法师?不惧艰险,奋发进取,无我忘我,宠辱不惊。


真教师,就是教育佛门的俗家弟子,既要“清静无为”,又要“忘我有为”。


    道不远人,教亦不远人,无论这人是雅人还是俗人,只要诚心正意,虔敬修行,终成正果。


    教育禅,是一种参透人生自在,可望而可及的澄澈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