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语文回归真善美

 

 

真语文包含真、善、美三个因素。其中,真是前提,善和美是真的具体呈现。“真”是要从语文学科的真正特点出发,关注学生的语言运用;“善”是要以人为本,关注学生的心灵和真实感受;“美”是要引领学生进行美的欣赏和美的表达,以美的形式引导学生发现美、欣赏美、创造美。教真的语文,教善的语文,教美的语文,这是语文教学的回归,也是教师把握好语文教学的有效方式。

 

 

让语文回归真善美

                                        

                                       葛维春

 

王旭明说:“语文教学的回归,是要找回我们已经丢失了很久的提高语文教学的钥匙,这把钥匙是什么,就是老老实实、真真实实地教语文。”真语文理念的提出,是他为寻找这把钥匙所作的一次探索。

 

“真”有三层含义:一是真实;二是真诚;三是真理。把这三层含义归纳到语文上来,可以说真语文就是要教真的语文、教善的语文、教美的语文。换句话说,真语文要包含真、善、美三个因素。其中,真是前提,语文教学如果失真,善和美都无从谈起;善和美则是真的具体呈现。

 

回归语文的真

 

真语文不仅需要感性的体验,还需要我们去理性地深思:关于传统,关于语文,关于教育,关于教研,关于未来的路要怎样走。对这些问题,我们要有辩证的扬弃,也就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发展。“实事求是”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的基础与核心。我们的语文教学也必须“实事求是”,即一切从实际出发,从语文学科的真正特点出发,从学情出发,从执教老师的情况出发,从祖国的未来出发,从汉语的特点出发,探究母语教育的规律。

 

什么是语文课程?新课标表述得非常清楚,“语文课程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这句话应该成为我们探究语文教育的纲领。真正的语文应该是关注语言的语文。比如诗歌教学,就要从语言入手,经由“言(语言)——象(意象)——意(意蕴)”的路径,走进诗歌的深处,走进作者情感的深处,把握其情感、意境和意蕴,这才是语文教学。“语文老师应该带领学生亲近语言,亲密语言,亲爱语言。”(于漪语)

 

回归语文的善

 

对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关注是新课标的一个亮点,但过分强调情感、态度和价值观并非其本意。语文教育的情感价值体现在文本自身,要以真为前提的,不能脱离了语文而去刻意制造情感。

 

在这里我们会遇上一个逻辑上的矛盾:真就等于不假吗?贾志敏老师在真语文系列活动(北京站)上展示了《母亲的鼓励》一课,《母亲的鼓励》的原文题目是《母亲的谎言》,谎言就是假的,怎么是真的呢?那为什么又会令人感动呢?

 

人类的精神世界除了理性、逻辑、因果和必然性,也包含着情感、直觉、灵感和潜意识。文中“母亲”的话不是真的,但其表达出来的情感是真的,是善的。真语文的善是直指心灵的。语文要关注学生的心灵,关注学生的感受。

 

回归语文的美

 

现在语文课堂上多媒体的过度使用,遏制了老师的教学创造力,表面上丰富了教学形式(运用得当也确有作用),实际上(过度使用)往往破坏了语文真正的美。

 

贾志敏老师的课,余映潮老师的课,都是简单质朴、没有花哨的课堂,但不论是学生还是听课者,都能从中感受到一种美感。这种美感从何而来?除了两位老师深厚的教学功底外,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语文本身所具有的美感。语文教材所选的文章,生动形象、情文并茂,每一篇都蕴含着美。好的语文老师就是要在课堂上挖掘出这些蕴含在文本深处的美,引导学生感知、理解和鉴赏。

 

当前语文教学如何才能走向求真求实、健康清新之路?柳斌老给出的答案就是:“写真就好,有情更佳,扬善则美。”

 

马克思说人类对世界的把握有三个方式:一个是科学的,一个是宗教的,一个是艺术的。这也就是真善美的意思——科学的真谛在于求真,宗教的真谛在于向善,艺术的真谛在于审美。我们教师在教学中,也应把握住语文的真善美,教真的语文,教善的语文,教美的语文,引领学生在语文的天地里求真、向善、审美,经由真善美的语文,成全真善美的人生。

 

(此文发表于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语文建设》,由责任编辑李节根据作者在全国真语文北京论坛发言录音整理而成,有删节)

 

 

 

 

真语文,正当其时

 


真语文,正当其时


 


                             葛维春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教育家陶行知用一个“真”字,概括了教育的真谛。曾几何时,教学掺假作秀,作文虚情假意,评价弄虚作假,假阅读,假互动……


面对语文“教学不真、研究不真、报告不真、成果不真、声誉不真”的“失真”乱象,一群富有责任感的语文人发出呼吁:“教师要真教!学生要真学!评价要真评!在真语文的旗帜下,教真语文!教实语文!教好语文!”由此,一场真语文大讨论在中国大地上拉开帷幕,旨在为困境中的语文寻一剂良方。


那么,如何理解“真语文”?这次真语文系列活动(北京站)告诉了我们答案。


真语文是质朴实用的语文。如贾志敏老师带来的示范课《母亲的鼓励》。课堂上他着眼于学生的全面发展,踏踏实实地教会学生听、说、读、写。他时刻关注学生的学习状态和情感态度,为学生运用语言文字打下良好的基础。


真语文是立足母语的语文。“熏陶渐染、潜移默化、品味感悟、厚积薄发”是语文独特的、必须遵守的规律和法则。《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余映潮老师用他的课证明了:大量的阅读感悟、雄厚的积淀实践是学好汉语文的基础,含英咀华、熟读精思是汉语文学习的不二法门。真语文不仅要重视语文的知性,更要重视语文的悟性,注重培养语感而不是灌输知识与训练单项的技能。


真语文是形式简约的语文。两位经验丰富的语文教师用他们的课堂告诉我们:不需声、光、电,不迷信模式与技巧,多读、多写、多想足矣。只要让学生的语文学习处于母语环境之中,熏陶渐染,日积月累,语文自然会实现人文性与工具性的统一。


真语文讨论如何取得圆满成果?王旭明先生的三句话可资借鉴:说真实的话,说自己的话,说不一样的话。


说真实的话,一切从实际出发,语文教学就会时刻闪耀着人性和时代的光辉;说自己的话,学生的观点就会异彩纷呈,写作就不会千篇一律;说不一样的话,不断创新,语文教育就会生机勃勃,就会有不竭的前进动力。


真语文,追求的是返璞归真,反对豪华包装。真语文,简简单单才是真,应追求简约的智慧。真语文是活语文,生命和诗意是应有之义。


真语文,正当其时。


(此文发表于《语言文字报》,系作者在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北京站)发言摘要

《‘藏’‘露’不由人》(四)

二十岁时好像什么都懂了,三十岁时发现还很不懂,四十岁时忽然发现,什么也不懂了。


                                          ——– 题记


    工作大约十年之后,我不但没有学会“藏”的艺术,反倒渐渐染上了“露”的毛病,虽算不上好显摆,但是在一些场合,特别是涉及我的专业领域的场合,不太甘于沉默,如有机会还是想表现表现。现在想来当然是十分可笑了,但在当时,别人真心地钦佩或假意的奉承,却大大刺激了我“露”的兴趣。


   当时,有一位曾在解放前夕的天津工作过,经历了“三反五反”和“文革 ”的道行很深的老同志说,某某年轻人很有才华,就是锋芒太露。当时我听到后,虽则在意,却又不以为然。私下里想:我的没有“太”露啊!一则我的“表现”大多是在需要我表现的时候才表现;二则我的“表现”并没有像杨修那样故意在领导面前显示自己比别人聪明;三是我的“表现”完全是自娱自乐,没有追求领导赏识以求重用提拔的企图,一切只是兴趣使然,或曰只是夸夸其谈的小积习,只是教书生涯的后遗症而已。因为当时不认为自己“太”露,所以也就没有意识到要去“藏”什么。这是上世纪九十年前后的事情。


   我得承认,我身上有旧知识分子的传统积习即鄙视官场,同情处于社会底层百姓的心态。大学时我受到著名作家和文学评论家戴厚英观点的影响:别人抬举你时,你要身子往下,蹲低一点;别人打压你时,你应该身子向上,挺高一点。我还记得她说过“皮球理论”:人要像皮球一样,在高处时总要滚到最底处才安稳;但被摔打时,却要跳起来,愈受打击越要跳。斯人已逝,言犹在耳,恩师教诲,岂敢弃之?后来看到恩师一生的历史,才知道耿介不挠的性格,使她吃尽了苦头。她若九泉有知,肯定也会担心不知变通的弟子们重蹈覆辙的吧。

此中有“真”意,欲“辩”不妄言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语文建设》编者按:


虽说不破不立,但很多时候有“破”而无“立”。真语文大讨论,在“破”假语文的同时,也需要“立”,需要厘清什么是“真”,并付诸实践,否则不过是给目前饱受争议的语文教学乱上添乱而已。编者欣赏此博文这样的讨论,这是“立”的事业。有更多的人加入这个事业,执着于“立”而不是“破”。如此,“真”语文才有从浓雾中显现的一天。


 


 


   此中有“真”意,欲“辩”不妄言


      ——写在全国真语文大讨论开幕之际           


                                     葛维春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用一个“真”字,概括了教育的真谛。自然的“真”是真实,人文的“真”是真诚,科学的“真”,是真理。坚守自然天成的“真实”本色,秉承人文关怀的“真诚”之心,以实事求是的科学的态度探索语文教育的“真理”,应该是“真语文”的基本要义。


曾几何时,教学掺假作秀,作文虚情假意,评价弄虚作假,假阅读,假写作,假互动……一个“假”字岂可了得!“应试教育真抓实干,素质教育假话连篇”, 严重背离了教育的“真谛”。


面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以来触目可见的“教学不真,研究不真,报告不真,成果不真,称誉不真……”的“失真”乱象,一群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一声断喝:“救救孩子——教师要真教!学生要真学!评价要真评!在真语文的旗帜下,教真语文!教实语文!教好语文!” 一场真语文的大讨论由此在中国大地上拉开了帷幕,旨在为深陷困局的课程改革开一剂救治的良方!


或许有人会说目前教育这个铁屋子很难打破,这种乌托邦的情怀有点像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改革需要不怕失败的勇士,我们应该向这样的勇士表示崇高的敬意!


教育改革必须从变革人们的思想开始,课程改革以来的诸多问题源于认识的模糊与思想的混乱。真语文大讨论恰逢其时,必须坚决地进行下去。


邓小平曾经倡导政治领域“不争论”,但是这并不适应于学术领域,“真理越辩越明”是一条公理,历史上的“百家争鸣”,就曾给中国带来前无古人的历史大变革和文化大繁荣。问题是如何使真语文大讨论不至于流于一场口水仗,有一些问题必须想清楚:真语文的内涵如何界定?参与讨论的持不同见解者如何相互砥砺而不是相互诋毁?笔者的观点是:此中有“真”意,欲“辩”不妄言。


“真语文”应该做何解?这是讨论的基本前提。愚以为真语文除必须具有“真实、真诚、真理”的品性外,还应具备以下特质:


真语文应该是“为真人”的语文。“以人为本”是它的基本原则,“为人生、为生活、为幸福”是它的终极目标。“为人生的语文”必须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与应试语文格格不入。“为生活的语文”必须密切联系生活,基于生活,服务于生活,即关注语文的工具性,踏踏实实地教会学生“读、写、听、说”的能力、素养和习惯。“为幸福的语文”必须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为学生的幸福奠基,为他们美好的人生打下精神的底子。


真语文是有“语文味”的语文。即基于语言学习的语文,而不是别的。何谓语文?叶圣陶先生说:口头为语,书面为文。语文教育家张志公明确指出:语文永远姓“语”。毫无疑问,“语言”是语文的存在方式,疏离语言的语文不是真语文,是伪语文,甚至是非语文。语文是有疆界的,“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是一个伪命题,是对语文的盲目夸大。“大语文”也有限度,大到没有边界的语文如同吹炸的气球。新课标赋予语文太多的目标和任务,使其不堪重负,步履蹒跚,“真语文”就是给这种虚胖的语文瘦身,回归语文教育的原点,即“学习语言的运用”,真语文教育就是要坚守“语言”的本分,老老实实地听说读写,“不要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真语文是母语化的语文。换句话说,作为母语教育的真语文主要包含下列两点:一是负有民族文化传承的责任,二是必须依据母语的特点实施教学。西语讲究规则;汉语注重感性。“熏陶渐染、潜移默化、品味感悟、厚积薄发”是汉语文独特的规律与法则,而那种以讲析为主的教学方式,以理性主导的技术思维,正是长期以来语文教育“少慢差费”的症结所在。真语文不仅要重视语文的“知性”,更要重视语文的“悟性”,注重培养学生的语感而不是向其灌输与训练。


真语文是朴素简约的语文。真语文反对一切形式主义的东西。过于迷信方法与技巧是科学主义在语文教育中的负性体现。语文学习处于母语环境之中,多读多写多想足矣。繁琐的技术思维把语文教学搞得十分复杂,事实证明这并不会使教学事半功倍,取巧反而成拙。真语文与此分道扬镳,回归朴素与简约,是一场语文的自我救赎运动。


…………


真语文的讨论如何取得圆满成功?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先生的三句话可资借鉴:“说真实的话,说自己的话,说不一样的话。”


“说真实的话”,教真实的语文,这是真语文的基本前提。真话不等于真理,但是真话距离真理最近。一切从实际出发,是真语文可以长足发展的基础。


“说自己的话”,就是坚守自己的个性,保持思想与人格的独立,不唯书、不唯上、不跟风、只唯实。“坚守个性”是世界丰富多彩的唯一原因。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个人坚持说自己的话,观点就会异彩纷呈,作文就不会千篇一律。


“说不一样的话”,强调的是求异和创新,是学术繁荣的唯一出路,创新也是课改的精神元素之一。只有创新,语文教育才会生机勃勃;只有创新,我们的民族才会永葆生机和活力。


真语文,反对豪华包装,追求返璞归真。简简单单才是真,真语文追求简约和纯真。


真语文不是实用主义的死语文、庸语文,真语文是活语文、生命语文和诗意语文。


真语文,才刚刚上路。


慢慢走,欣赏啊!



   此文发表于《语文建设》2013年第7期。


 

作文训练策略探究(上)

作文训练策略探究(上)


 


                            http://blog.sina.co.cngeweichun668


 


1创设情境,激发情感。

这种方法讲究相机而动,求变出奇,让学生置身于教师精心设计的情境中。如上两节连堂作文课,在第一节作文讲评时,下课铃响了,深圳荔香中学的王芳若故意推迟几分钟不下课,使教室里出现等待,焦急,不耐烦的骚动情绪,继而语文科代表比手划脚,生怕老师没听到铃声,有些学生东张西望,……这时候,教师突然转身,在黑板上写下题目《当老师“拖堂”的时候》,让学生恍然大悟。第二节课上课后,他们开始回忆和描述刚才发生的一切。运用这种方法:一是切合学生的实际生活,情境的内容和形式要为学生喜闻乐见;二是尽可能寻找特殊的设计角度,要求新颖。

班级是学生生活成长的小天地,班级活动常常激发起学生的热情,怎样抓住班级“情感效应”的热点,因势利导地进行语文教育?在上“一事一议写作练习课”时,根据当时班级的一个热点:即有些老师经常“剥夺”学生下午第三节活动课,改上辅导课。他们意见甚大,私下议论纷纷,却又“敢怒而不敢言”。为此,第二节课上课铃刚响,王芳若老师便走进教室:“外面微风吹拂,空气新鲜,你们心里想什么?”老师问。“出去活动……”学生异口同声。“我不能答应。”一句冷冰冰的回答。“老师,为什么你们要去?”教师巧妙地引入正题,“你们人多势众,不能以势压人,并且大家起哄,我也听不清楚,最好一个个写出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你们能把我说得心服口服,以后的活动课可以考虑。”说完之后用挑战的眼光注视他们,接着在黑板上写下了作文题目《我们要上活动课》。过后,老师收到一篇篇说理充分,情文并茂的作文。

(2)利用直观的教具进行诱导。

教具直观,能增加学生的感性认识,再加上初中学生爱动,好奇心强的特点,用教具诱导学生写作,一般能收到良好的效果,特别是说明文的写作。

下面是深圳荔香中学何俊婷老师设计的一次作文课

初二第一次说明文写作练习,书上的单元作文是《桥》,对于初次写说明书的学生来说,这个题目太大了。如果练习,既写不好,还可能使学生讨厌写说明文。应该让他们从写感兴趣的小事物开始,这时,教具就可以派上大用场,我选中了生物实验室的一个漂亮的松鼠标本,上课时学生果然十分兴奋,学习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我组织他们观察松鼠标本,测量它的体长,尾长,要求他们口头描述松鼠的外形,刚开始学生自然说不好,当学生急于想说清楚时,我又相机诱导,要求他们注意应用一定的说明方法、说明顺序,有了直观的感受,又明确了方法,学生自然不会说不知道写什么,不知道怎么写,这一堂课下来,98%的学生作文达到了要求。(附有学生习作一篇)

松鼠标本

初二(二)班  栾 

标本是保持物体原样或经过加工、整理,供学习、研究时参考用的动物、植物、矿物。我今天向大家介绍的是一个动物标本:红腹松鼠标本。

红腹松鼠标本主要由底座、树桩、松鼠标本三部分组成。底座是黑色的长方体,长17.1厘米,宽12.7厘米,高1.9厘米,底座上立着一个红褐色的约倾斜50度的树桩,象一个小老头,驼着背,坐在地上。在树桩上面立着我们的“主角”——红腹松鼠标本,这只小松鼠两条后腿紧紧攀住树桩,耸起身子,翘起尾巴,伸出锋利的爪子,好象在向我示威,又好象在和同伴们打闹。它身长约24厘米,尾巴长约22.3厘米,前肢长9厘米,后肢长14.4厘米。在它小巧灵珑的脑袋上嵌着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小嘴张着,露出两颗锋利的门牙,就象两把小匕首。它背上的毛呈灰褐色,十分光滑,腹部呈橙红色,十分鲜艳、美丽。它的尾巴向上翘起,象一把大伞,又象一张温暖而蓬松的大被。它的四肢短小,有五个爪子,象五个钩子,前腿略微抬起,象是正在吃松果,后腿的爪子伸得特别长攀在树桩上,十分稳当。

   这个标本栩栩如生,它是我们学习和研究的好帮手。

 

     ——编选自葛维春、薛祖健《语文探究教学的理论与实践》

 

                                                  http://719821302.qzone.qq.com


 



 


莫言母亲的八个教子故事


  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因为饥饿无力,失手将热水瓶打碎,我吓得要命,钻进草垛,一天没敢出来。傍晚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我从草垛里钻出来,以为会受到打骂,但母亲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抚摸着我的头,口中发出长长的叹息。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大爱和亲情。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拣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拣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扇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拣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我终生难忘。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的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宽容和理解。


 



  


    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中秋节的中午,我们家难得的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正当我们吃饺子时,一个乞讨的老人来到了我们家门口,我端起半碗红薯干打发他,他却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一个老人,你们吃饺子,却让我吃红薯干。你们的心是怎么长的?”我气急败坏的说:“我们一年也吃不了几次饺子,一人一小碗,连半饱都吃不了!给你红薯干就不错了,你要就要,不要就滚!”母亲训斥了我,然后端起她那半碗饺子,倒进了老人碗里。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怜悯和同情。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跟着母亲去卖白菜,有意无意的多算了一位买白菜的老人一毛钱。算完钱我就去了学校。当我放学回家时,看到很少流泪的母亲泪流满面。母亲并没有骂我,只是轻轻的说:“儿子,你让娘丢了脸。”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诚实和耻辱。


  



  我十几岁时,母亲患了严重的肺病,饥饿,病痛,劳累,使我们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看不到光明和希望。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祥之兆,以为母亲随时都会自己寻短见。每当我劳动归来,一进大门就高喊母亲,听到她的回应,心中才感到一块石头落了地。如果一时听不到她的回应,我就心惊胆战,跑到厨房和磨坊里寻找。有一次找遍了所有的房间也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我便坐在了院子里大哭。这时母亲背着一捆柴草从外面走进来。她对我的哭很不满,但我又不能对她说出我的担忧。母亲看到我的心思,她说:“孩子你放心,尽管我活着没有一点乐趣,但只要阎王爷不叫我,我是不会去的。”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坚强和不屈。


 




  我生来相貌丑陋,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我,学校里有几个性格霸蛮的同学甚至为此打我。我回家痛哭,母亲对我说:“儿子,你不丑,你不缺鼻子不缺眼,四肢健全,丑在哪里?而且只要你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便是丑也能变美。”后来我进入城市,有一些很有文化的人依然在背后甚至当面嘲弄我的相貌,我想起了母亲的话,便心平气和地向他们道歉。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人生和处世。


 



  我母亲不识字,但对识字的人十分敬重。我们家生活困难,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只要我对她提出买书买文具的要求,她总是会满足我。她是个勤劳的人,讨厌懒惰的孩子,但只要是我因为看书耽误了干活,她从来没批评过我。


  有一段时间,集市上来了一个说书人。我偷偷地跑去听书,忘记了她分配给我的活儿。为此,母亲批评了我,晚上当她就着一盏小油灯为家人赶制棉衣时,我忍不住把白天从说书人听来的故事复述给她听,起初她有些不耐烦,因为在她心目中说书人都是油嘴滑舌,不务正业的人,从他们嘴里冒不出好话来。但我复述的故事渐渐的吸引了她,以后每逢集日她便不再给我排活,默许我去集上听书。为了报答母亲的恩情,也为了向她炫耀我的记忆力,我会把白天听到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给她听。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学习和生活。


 



  我在故乡生活了二十一年,期间离家最远的是乘火车去了一次青岛,还差点迷失在木材厂的巨大木材之间,以至于我母亲问我去青岛看到了什么风景时,我沮丧地告诉她: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了一堆堆的木头。但也就是这次青岛之行,使我产生了想离开故乡到外边去看世界的强烈愿望。


  1976年2月,我应征入伍,背着我母亲卖掉结婚时的首饰帮我购买的四本《中国通史简编》,走出了高密东北乡这个既让我爱又让我恨的地方,开始了我人生的重要时期。


  母亲教会了儿子什么是梦想和志远。                            


 


 http://719821302.qzone.qq.com


   


 

在人民大会堂开过会回家 葛维春



 http://719821302.qzone.qq.com


家在哪里,福就在哪里 


  “在人民大会堂开过会不也得回到家里去!”


    梁大姐从大连打来电话,我的QQ空间里知道我这一段挺忙,就劝我。


   “你要好在家里的角色。当好父亲,养育好儿女;当好老公,待好你的妻子;当好儿子,养好父母和老人…..”


    我说:大姐教导的是,好的……


   “五十岁以后的人不要再看领导的脸色行事。有什么就说什么,还能怎么样?”


   “是是,好的,大姐看得透……”我说。


   “钱有多少才是多?权有多大才是大?人来世上走一趟,要钱要权是干啥的?还不是挣个体面、求个福气?这世上啥是你的?身体才是你的……钱……权…..又如何……回家……”


    手机信号不好。


   “……成败…荣辱…看淡,进退…得失…看开……能咋地?”


通话断断续续。     
    我一连声地应着:好好好,对对对…..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通话的数字跳动着,听不清电话那头在说些什么,但我知道这位花甲矍铄的老大姐,一位干了一辈子教育的老教师,是在让我分享她的阅历和智慧,是在用山西、辽宁、平遥、深圳、高原、大海,中外古今的人文和历史给我谆谆地劝慰。电话一直打到手机发烫,不是通话时间长,是说话的温度煲暖了冬日的严寒吧。


两天后,邮差送来一个从大连寄来包裹刚接到手上,迎面即是浓烈的大海味道,徐徐打开,但见:鱿鱼丝、烤鱼片、虾仁王…一袋,两袋,三袋……这些来自浪漫之都的普通海鲜,浪花般的咸味里是真正切切的情感。包裹里还特意塞进一卷春联,条幅、斗方、横批,大的、小的,长的、短的,花花绿绿,“福”“浦发福”“天下第一福”“福临府第”,这是大姐对我和我全家的新年祝“福”!


是啊,红尘滚滚,人世匆匆,岂不就是奔着一个“福”来,念着一个“福”去?


你就是贵为人杰,“在人民大会堂开过会”,还不是要回到家里去?


你即便潦倒如洗,浪迹天涯也没啥,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的门永远向每一个游子温暖地敞开着。


家,即是福地,家在哪里,“福”就在哪里。


                


                   http://blog.sina.com.cn/geweichun668

程汉杰:“语文之杰”《名家印象》(一)葛维春

                                           


《名家印象》(一)


全国中语会汇集了一大批知名专家和语文名师,笔者有幸结识了其中的几位,他们渊博的学识和独具个性的人格魅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影响并改变着我的语文人生。 


程汉杰:”语文之杰”



程汉杰先生(中)、苏盛葵(右)、葛维春(左)2003年10月于中央民族大学


 


程汉杰,生于齐鲁,毕业于南开,从事语文教育事业50余年,他所开创的高效阅读教学法,在中国当代众多语文教学流派中独树一帜。他是中国大陆教师中唯一的一位教法论著被当做港澳中学教师必读教材的知名学者,他的高效阅读教学法近年已由中国教育学会在全国广泛推广。毫无疑问,程汉杰和他的高效阅读教学法将在中国当代教育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就是这样一位成就斐然的语文大家,其朴素与谦和出乎常人的意料。2003年,全国高效阅读研讨会暨高效阅读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中央民族大学召开,直到大会发言,与会老师才发现会间那位骑着自行车,忙忙碌碌、衣着朴素、头发花白的老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程汉杰先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笔者当选为以程汉杰为理事长的全国高效阅读研究会理事、中央民族大学双语教学研究会高效速度专业委员会学术推广部副主任。从此,我在程先生的引领之下,开始了中学语文高效阅读教学研究的历程,程先生对我耳提面命,谆谆教诲,在这个过程中,有幸结识了苏立康、陈金明、陈钟梁、田玉、郝少林、毛继东、李胜利、曹文轩、程翔、苏盛葵等一大批专家学者,大大开阔了我的学术视野,激发了我钻研学术的热情和动力。在程先生的指导下,我承担了中国教育学会重点课题“语文高效阅读能力培养”中的文学作品高效精读研究工作,先后发表了研究论文二十余篇,出版高效阅读与写作专著6部。在此期间,我还荣获了全国中语会首届教学法大赛一等奖和文学教育高峰论坛特等奖,先后应邀在北京、海南、广州、杭州、郑州、合肥等地讲学或执教公开课。


程汉杰先生,不仅是当代中国语文教育的俊杰,也是诲人不倦、提携后进的典范。


 


                            葛维春 


                          于北京木樨地

《语文教学如何妙用教材中的插图》网络评论1

选自拙著《语文探究教学的理论与实践》的短文《语文教学如何妙用教材中的插图》在本博客http://gwc.blog.zhyww.cn/index.html 发表后,网友武樾看到后由衷的留言评论道:“以后要多注意这些了,我也很少注意插图呢!”我看到后很受触动,做了如下回复:


    其实,高品质教材的任何一个细枝末节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包括插图、注释以及前言、后记等等。新课标说,阅读就是学生、文本、教师和教材编者之间的多重对话。这其中师生与教材编者之间的对话,就包括仔细阅读教材的序言、注释、插图以及单元说明、课前提示、课后练习等等,这些内容无不凝聚着编者宝贵的心血、智慧和汗水,是编者的教育理念、学识才华、经验智慧的具体体现,都是非常宝贵的教学资源,不充分的善加利用实在是教材(教育)资源的极大闲置与浪费——遗憾的是这种闲置与浪费,在许多地方、许多师生那里,经常地发生着!”


 


   谢谢武樾老师对本博客的关注和真诚留言!


 


葛维春


2013.0102

2012,中国媒体十大语言差错

    一、在谈论新闻事件时,经常用到“发酵”一词,比如“钓鱼岛争端再次发酵”。“发酵”的“酵”往往误读成xiào。郝铭鉴昨天介绍说,自1985年发布《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后,“酵”字统读为jiào,不再读xiào。但几十年来,该字一再被念错。

  二、在报道黄岩岛事件时,媒体多次把“湖”误为“泻湖”。去年日本大地震时,曾把日本地名“新”误为“新泻”;今年又把“湖”误为“泻湖”。“”音xì,义为咸水浸渍的土地;“湖”是浅水海湾因湾口被淤积的泥沙封堵阻泻而形成的湖,也指珊瑚礁围成的水域。黄岩岛的湖,属于后一种情况。因为“泻”的繁体字“”与“”形近,导致误读误用。


  三、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常被误为《天堂蒜苔之歌》。“薹”,是蒜、韭菜、油菜等生长到一定阶段时在中央部分长出的细长的茎;“苔”,是指一类苔藓植物。有人误以为“苔”是“薹”的简化字,以致把“蒜薹”写作“蒜苔”。


  四、在使用繁体字的场合,“皇后”的“后”常被误成“前後”的“後”。这一差错,在以往的书法作品和商品广告中多次出现。今年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赵清海将写有“影後”二字的立轴现场送给影星归亚蕾,由于这一场面曾由电视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影响。


    五、在报道抓捕周克华的新闻时,某些媒体很不得体地把周克华称作“爆头哥”,称周克华为“爆头哥”,无疑是化残忍为一笑。


  六、 女明星错用“贱内”。2012年7月,大S发布一条微博说:“老公的餐饮服务业能往这样美好的方向发展,贱内与有荣焉!”网友一时议论纷纷。“贱内”是一个谦辞,旧时是男人对别人称说自己的妻子,大S显然错了。犯类似错误的还有主持人朱军的“家父”一例,2007年他曾在节目中对嘉宾毛新宇说:“不久前,毛岸青去世了,首先,向家父的过世表示哀悼。”而“家父”应是称自己父亲时的谦辞。


  七、在法制新闻报道中,“囹圄”一词常被误为“囫囵”。今年影星张国立在一份因儿子张默吸毒而代其道歉的声明中说儿子“目前又身陷囫囵,暂不能对公众有一个交代”,“囹圄”读作línɡ yǔ,意思是监狱。“囫囵”读作hú lún,意思是完整、整个儿的。


  八、在交通安全新闻报道中,“酒驾”“醉驾”纠缠不清。2012年10月,王志文在上海街头酒驾被查,不少媒体在报道时,都把“酒驾”误说成“醉驾”。“酒驾”是酒后驾驶,每100毫升的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20毫克但不到80毫克;“醉驾”是醉酒驾驶,指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等于或大于80毫克。两者的法律后果不一样。


  九、在谈论中日钓鱼岛争端时,网络上常常把“兄弟阋于墙”误成“兄弟隙于墙”。2012年,针对钓鱼岛事件,中国大陆与台湾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很多人喜欢引用“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来说明当下的情势,但不少人不会写“阋”字,有人误成“隙”,还有人误成“嬉”。“阋”音xì,意为争吵。


    十、在使用汉字数字时,“零”和“”常被弄混。阿拉伯数字“0”有“零”和“”两种汉字书写形式。2011年开始正式实施的《出版物上数字用法》规定:一个数字用作计量时,其中“0”的汉字书写形式为“零”;用作编号时,“0”的汉字书写形式为“”。许多人在涉及编号的场合,错误地以“零”代“”。比如,“二零一二年”是错误写法,应该是“二一二年”。


      (编转)